新国学网
新国学网
  • 网站首页
  • 国学资讯
  • 海外汉学
  • 经史子集
  • 诗词歌赋
  • 琴棋书画
  • 研习课程
  • 心智修炼
  • 管理咨询
  • 国学考级
  • 品牌加盟
  • 新概念国学
  • 热烈祝贺“新概念国学”系列经典智慧教材四件套编撰完成,并于北京海淀开启“华夏甘霖”行动!

    TOP

    【杭州城】江南气息在西湖中荡漾
    2010-07-09 09:21:03  新国学网    【
    哲学家把诗意地居住在大地上,作为人类理想生活的福祉所在。而那诗意的居住,用 时尚的语言形容,便是人的幸福指数。据一家国外的权威机构考证:杭州是今天中国幸福指数最高的城市,杭州有此荣耀,因为杭州有西湖。
     
    作为浙江省的省会,曾经做过南宋都城的杭州已经有两千多岁了。“上有天堂,下有 苏杭。”人们之所以称杭州为人间天堂,很大原因,在于杭州有西湖。而西湖有人,尤其是杭州的文人。因为有了江南的人文气息在这片湖水中荡漾,一座城市,就 这样建立在了人的精神花朵之中。
     
    李泌:开六井以泽被人民
     
    古杭州是被称之为钱唐的,史学家们说,钱唐县创立在公元前198年,从秦汉至六 朝的八百年间,它始终只是一个无足称道的山中小县。公元589年,隋朝灭陈,废除了钱唐郡,设置了杭州。州治,也就是地方政府,一开始设在余杭县,因此才 有了杭州这个名字。
     
    公元591年,杨素奉命开始依凤凰山营建杭州城,当时城市不大,但一旦做了州 治,居民就日益增多起来。脚下的这块土地,原本是钱塘江和东海的故地,虽然沧海桑田,如今成了陆地,但地下水还是咸苦不能饮的。老百姓就地打井不管用,便 只能到很远的西湖去汲水,非常不方便。逐水而居本是人的天性,中国成语中说人离开故地,叫“离乡背井”,可见井是故乡的同义词。杭州州民不习惯没有水的日 子,便纷纷搬到有水的边缘地区,城里的人住得零零落落,这个城市也就不像个州治了。
     
    一个历史性人物出现在杭州发展史上。公元781年9月,李泌调任杭州刺史,一上 任就碰上了这个棘手的难题。怎么才能让人民喝上淡水呢?李泌想了个好办法,引用西湖水进城,开六井以泽被人民。即在西湖边挖了6个入水口,再铺暗道水管进 城,在城里适当的地方,挖了6个大池子。入水口有水闸,一开启,清洁的西湖淡水就溢满了水池,人们取之不竭,用之不尽。六井的名称,分别为相国井、西井、 金牛池、方井、白龟池、小方井,它们的入水口,就在今天的湖滨一带;它们的出水口,也就是大水池子。经过千年变迁之后,六井终于也都随着岁月沧桑而去了。 只在今天解放街与浣纱路拐弯处,留下了一口象征性的井——相国井。后人感谢李泌,真是个好衣食父母官!便在那井上架亭,唤作井亭。恰巧,那旁边有一座桥, 便因了那井亭,称为井亭桥。如今,那桥也没有了,但井还在,成了文物;井亭桥不在了,地名却留了下来。
     
    一千二百年前的这项具有创造性的城市给水工程,在杭州城建史乃至中国城市发展史 上,都具有重要的意义。
     
    白居易:最早揭示西湖之美
     
    公元822年,李泌开六井40余年之后,大诗人白居易来做杭州刺史了。西湖上从 此有了一条白堤。
     
    许多人以为年过半百官场失意的白居易,来到美丽的西湖为政,是一种幸运。实际上 西湖有了白居易,才是最大的幸运。从某种角度,我们甚至可以说,没有白居易,就没有今天的西湖。
     
    至少,我们可以说,没有白居易,就没有白堤。
     
    大约十四五岁时,白居易曾跟随他的父亲来过杭州,并留下很深的印象。而再次来杭 任刺史时,他已经整整50周岁了。贬官之人,宦海浮沉,当时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。然而,仿佛一见到西湖山水,白居易的心情就发生了重大变化,总之到杭州的 当天,他就迫不及待地写了《杭州刺史谢上表》,从此开始了伟大诗人与美丽山河的千古绝恋。
     
    白居易首先疏通的是李泌40年前开凿的六井,其次便是整治西湖,筑建湖堤。所谓 湖堤,就是人们通常认为的那条白堤。
     
    其实,白居易的白堤并不在这里,据史籍记载,白居易筑的堤坝,很有可能就在今天 的松木场和武林门一带,年代久远,已难寻旧踪。而现在人们看到的白堤,很有可能也是古代劳动人民在西湖刚刚形成的时候,作为水利工程建造起来的。要知道, 一千多年以前的西湖,和我们今天见到的姿容可是大不一样。她的西面到西山脚下,东北面呢,又大到了武林门一带。水利未修时,一下大雨湖水就溢出来,涝了; 久旱不雨呢,湖水又干涸。所以,西湖完全没有今天的温柔妩媚,性格是很暴烈的呢。
     
    白居易筑的堤据说是从钱塘门开始的,把西湖一分为二。堤内为上湖,堤外为下湖, 平时蓄水,旱时灌田。当时,有不少人反对他这么做。说,放了西湖的水浇田,那水里鱼龙怎么办呢?水上的菱茭怎么办呢?白居易也反问他们,是鱼龙要紧,还是 百姓的生命要紧?是水上的菱茭值钱,还是田里的稻梁值钱啊?

   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
    Tags:杭州 江南 气息 湖中 荡漾 打印顶部
    分享到:
    延伸阅读:



    国学顾问

    推荐文章